白光吊死在树梢间,地上拍出一片血渍,树木铁青着脸,一言不发,叶子还没下坠就开始枯萎,四周只有死寂。

天光托不起夕阳,月光大行其道,一切都在变冷,都在收缩,都在下坠,黑洞的奇点就在脚下。

明日入梦接引我。